當前位置:首頁 > 成果 > 專著 > 文章詳情

趙瑾等著:《國際服務貿易理論前沿與政策變化》

發表于

  2018年12月27日,《國際服務貿易理論前沿與政策變化》成果發布會在京舉辦。這一會議是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主辦的慶祝改革開放40年學術研討會的一部分。著作《國際服務貿易理論前沿與政策變化》正是在服務貿易研究領域取得的最新成果,相關課題組以“實踐-理論-政策變化”為主線,從國際服務貿易新的實踐出發,通過跟蹤國內外學術研究的最新成果,旨在回答當代國際服務貿易發展的重大理論與現實問題。

  財經院國際經貿研究室主任、創新工程首席研究員趙瑾代表課題組介紹了該成果的研究背景、基本框架和主要內容。課題組成員南開大學國際經濟研究所副教授張宇、財經院國際經貿研究室湯婧作了專題發言。 

  

  課題組認為,隨著信息技術的發展和國際分工的深化,服務可貿易性增強, GATS后服務貿易自由化,國際經貿出現了大量以服務為核心的新現象:全球經濟服務化的趨勢明顯;生產國際化主體趨向服務全球化;商品與服務國際化的主體由貨物開始轉向服務;國際貿易交易主體將由以中間產品貿易為主轉向以數字貿易為主,數字技術正在改變商業以及國際貿易方式;未來國際貿易規則的重塑重在服務。這些現象促使人們重新思考和認識國際經貿重大理論和現實問題,比如,高收入國家服務業增加值在GDP中占比達70%,發達國家重提制造業回歸,是人類的進步還是落后,發展服務業與制造業之間是矛盾還是統一?服務曾被視為非生產性勞動、生產效率低的停滯部門、不可貿易部門,如何認識和評估服務對經濟增長和就業的影響,跨國公司將非核心業務跨境外包是否是導致失業增加的主要因素及引發貿易沖突的借口?未來國際服務貿易與投資規則將發生哪些重大調整?……對上述問題的研究和探討不僅關乎一國財富創造和經濟增長的著力點,更涉及到人類對未來社會發展的準確判斷,以及政府施政方略。

  課題組認為,“再工業化”不會改變人類社會發展進步的總趨勢——服務型社會的未來。人類對服務的認識已經從單純的一個產業、一個部門、一種分工,進入到一種社會形態。各國經濟發展的現實也表明,制造業回歸不是對服務業的否定,也不是回到過去工業化的形態,而是通過服務業與制造業的融合與協同發展,提升全要素生產率,創造人類生活的新福祉。同時,服務貿易有利于創造就業,是促進經濟增長的新動能。從長期和經濟整體看,服務貿易對一國產業結構優化、高技能就業增加、工資提高和婦女就業會產生積極影響。

  具體到國際服務貿易的四種模式,即跨境貿易、境外消費、商業存在、自然人移動等影響服務貿易規模與結構變化,課題組認為,在全球服務貿易方式中,商業存在占比達50%,以外國投資實現的服務貿易大約是跨境貿易的1.5倍。目前國際投資規則正在從第二代投資規則向第三代投資規則演變:以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的模式實現市場開放。在歐美等國主導的新一輪貿易與投資談判中,開放已由一般意義上的關稅減免和市場準入,擴展到包括統一境內企業國民待遇、統一安全標準和技術標準、知識產權、勞工待遇和環境保護等一系列新的條款與規定。擴大服務業對外開放,有利于加速提升服務業國際競爭力,促進服務貿易發展。

  課題組表示,擴大服務業對外開放,促進服務業與制造業的融合發展,以及貨物貿易與服務貿易協調發展,應是未來的發展方向。需要看到的是,全球服務貿易發展的未來走勢是消除服務業國內監管,推動服務貿易自由化。近20年來,服務業國內監管過多造成的制度壁壘、準入壁壘、競爭壁壘等已影響了服務貿易自由化進程。為消除壁壘,推動服務貿易自由化,發達國家已通過TiSA談判、TTIP談判、CPTPP談判,致力于監管改革與國際監管合作,如統一監管標準、互相承認、改善監管程序等。面向未來,我們亦要高度重視發揮貿易對產業的積極作用,政府應提高生產性服務貿易自由化水平,吸引外商投資高附加值的知識密集型服務業,加強生產性服務業與制造業融合,促進生產性服務貿易與制造業彼此互動。促進貨物貿易與服務貿易協調發展,應從總量相互促進、結構彼此優化方面入手。

  會議由財經戰略研究院院長何德旭、副院長夏杰長研究員主持。商務部政研室副主任劉日紅,管理世界雜志社副總編輯、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來有為,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對外經濟研究所所長葉輔靖研究員,中國商務出版社社長、商務部中商智庫董事長、國際貿易雜志社社長兼主編郭周明博士,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長王曉紅教授,招商局資本、董事總經理賈峭羽,分別對課題研究成果作了評價,并提出了建設性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