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NAES宏觀經濟形勢季度分析 > 文章詳情

NAES宏觀經濟形勢季度分析會(2017年1季度)

發表于 zhaojingqiao

? ? ? ? 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與新華社《經濟參考報》共同舉辦的“NAES宏觀經濟形勢季度分析會(2017年1季度)” 于2017年3月29日在京舉行。與會著名專家學者分析了當前宏觀經濟形勢和2017年一季度經濟走勢,研討了應對經濟金融風險的政策建議。中國社科院財經院黨委書記杜志雄研究員主持會議。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院長何德旭研究員、《經濟參考報》杜躍進總編出席了這次宏觀經濟季度分析會并代表主辦單位致辭。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副院長夏杰長研究員做了總結發言。


? ? ? ? 中國社科院副院長、學部委員蔡昉研究員出席了這次會議,并就中國經濟增長中長期趨勢與宏觀經濟分析框架做了主旨報告。財經院綜合經濟戰略研究部副主任汪紅駒研究員代表財經院課題組做主題報告。中國社科院經濟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郭克莎研究員、《經濟日報》內參編輯部孫世芳主任、財新智庫首席經濟學家鐘正生教授、中國人保集團王瑩教授分別發表了各自的精彩論點。


[video width="856" height="480" mp4="http://www.jsfsdlgs.com/wp-content/uploads/2017/03/社科院財經院NAES宏觀經濟季度分析會.mp4"][/video]


? ? ? ? 財經院課題組報告認為,2016年四季度開始的經濟企穩回升態勢在2017年一季度繼續保持。工業生產略有加快,固定資產投資、房地產投資、民間投資增速略有提高,基建投資增速高于去年同期;中上游行業繼續去產能,部分行業在前期去庫存之后補庫存。在國際因素、補庫存、投資需求小幅加快等因素共同作用下,工業生產出廠價格指數大幅上升,帶動企業利潤恢復性上漲,財政收入狀況好轉,進口規模大幅上升。熱點城市房地產價格繼續上漲,更多的城市加入需求側限購限貸行列。工業生產出廠價格和房地產價格上漲將帶動固定資產投資價格上揚,同時將大量資金吸附在非生產性二手資產市場中,進一步侵蝕固定資產投資的資本形成率,不利于提高潛在經濟增長率和全要素生產率。金融業占GDP比重虛高,貨幣政策側重于防風險和去杠桿,短期利率上升,有助于穩定匯率。初步預計2017年1季度GDP增長6.8%,消費物價指數上漲1.4%。


? ? ? ? 二季度工業生產繼續溫和增長,投資增速略微下降,消費平穩增長,出口改善難度較大。PPI同比增速回落,CPI溫和回升。財政擴張的空間受債務約束,貨幣政策回歸中性,金融去杠桿的力度受房地產價格和投資穩增長的目標要求限制。經濟增長面臨的主要風險來自債務違約和債務處置負擔沉重、房地產投資和民間投資增速下滑、去杠桿、去產能和隱性失業問題。美國新總統的積極財政政策使美國進入溫和通脹,美聯儲貨幣政策收緊、加息和美元升值預期升溫;歐元區和日本經濟增長弱于預期,繼續施行負利率和量化寬松政策;保護主義壓力強化,美國新總統的政策實際效果和美國經濟增速低于預期等因素都會影響中國出口和對外投資。


? ? ? ? 隨著金融市場的迅猛發展,我國金融產品體系更加復雜,綜合經營趨勢明顯。同時,不良金融資產逐步進入風險暴露期,金融市場波動較大,經濟杠桿風險迅速上升。為了控制金融風險與實現“去杠桿”的供給側改革目標,應構建完善的宏觀審慎政策框架,加強與貨幣政策、財稅政策等其他政策的協調配合。


? ? ? ? 抑制熱點城市房價過快上漲,升級地產限購限貸政策,同時要有效改善供給。總體上控制貨幣過快增長,加快建立房地產市場發展的長效機制。明確公布政府短、中 、長期土地利用和建設規劃,合理引導居民流動。管好貨幣和土地兩道閘門,改革土地供應制度,保持適度的房地產投資規模和增速,促進經濟平穩發展,逐步消化房地產泡沫風險和金融風險。抓住經濟緩中趨穩的機遇,在確保經濟增長不突破底線的前提下,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化解經濟潛在風險,增強經濟可持續發展的潛力,促進經濟健康發展。預計2017年上半年GDP增長6.7%左右,完成全年增長6.5%的目標不成問題。


? ? ? ? 當前,尤其要注重保障民間投資的公平待遇和激發民間資本投資活力。一方面,推進公平競爭審查制度,降低民企市場準入的制度成本。政策制定機關制定市場準入、產業發展等政策措施,應當進行公平競爭審查。在資源使用權及支付價格、信貸利息、土地租金等方面加強市場化改革,促進國企和民企的公平競爭。另一方面,產業政策由選擇性轉向普惠性、公平性。應將民間資本有意識的引入到特定產業部門,以實現新產業對舊產業的替代。為了培育具有競爭力的企業,地方政府可以通過為當地企業提供以普惠性政策為基礎的良好制度環境來降低企業的制度性交易成本,例如降低高速路收費,而不應當通過破壞市場規則,強制企業進行重組和壟斷。民間投資活力得以釋放,居民收入才可以獲得長期增長的動力機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