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政策咨詢 > 重點關注 > 文章詳情

NAES宏觀經濟形勢(2017第四季度):穩中有為 推進新時代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發表于



       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外部經濟增長加速的推動下,2017年中國經濟超預期發展,穩中向好,但經濟總體平穩增長背后潛藏諸多短周期因素產生下行壓力,防范金融風險仍是工作重點。2018年需要重點關注外部沖擊,堅持穩中有進的總基調,抓住時機落實新時代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進一步實施積極有效的財政政策和穩健中性貨幣政策,創新宏觀調控方式方法,繼續堅持穩中求進的總基調,推進新時代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增強經濟發展的可持續性,化解經濟中潛藏的風險,使經濟運行保持在合理區間。


 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2017年經濟穩中向好,增長韌性加強


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2017年宏觀經濟發展的主線,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經濟超預期發展,穩中向好,韌性增強。


工業生產和GDP增速高于上年,全年呈現前高后低態勢。


一是工業生產累計同比高于上年,但同比增速前高后低,略有回落。2017年1-11月份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累計同比增加6.6%,增速比上年高0.6%,10月和11月份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環比分別增長0.50%和0.48%,環比增速低于前三季度;同比增速分別為6.2%和6.1%,比前三季度略有回落。二是年前三季度GDP累計增長保持6.9%,三季度同比增速6.8%,已低于上半年增速。預計四季度GDP增長6.7%,全年經濟增長6.8%左右,與2016年持平,經濟增長呈現緩中趨穩的L型態勢。


分行業來看,2017年多數行業繼續好轉,在42個大類行業中,增速較去年加快或降幅收窄的行業有30個,主要工業產品產量中,增速較去年加快或降幅收窄的產品占比達到60%,其中,光電子器件、鋰電子電池、集成電路等新興產品產量保持了較高增速,工程機械、汽車等產品受益于基礎設施建設繼續保持較高增長。


服務業生產繼續保持較高增速


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創新驅動戰略推動下,服務業繼續保持平穩較快增長態勢。服務業引領作用增強,主要行業加快增長。2017年,1-11月份,全國服務業生產指數同比增長8.2%,與去年同期持平,繼續保持在8%以上的較高水平。其中,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保持較快增長態勢。服務業增加值占GDP比重的56%,比第二產業高出17個百分點,服務業增長對國民經濟的貢獻率達到61%,比第二產業高出25個百分點。


服務業保持活躍也反映在第三產業投資增速數據上。1-11月份,第三產業投資341460億元,同比增長10.1%,增速比1-10月份回升0.1個百分點,占全部投資的比重為59.4%,比去年同期提高1.6個百分點。 一是社會領域投資比重提高。1-11月份,社會領域投資增長17%,其中,教育投資增長19.8%,衛生和社會工作投資增長17.8%,文化、體育和娛樂業投資增長13.1%;社會領域投資占全部服務業投資的比重為7.2%,比去年同期提高0.4個百分點;社會領域投資對服務業投資增長的貢獻率為9.2%。 二是高新服務業投資高速增長。1-11月份,戰略性新興服務業投資增長20%,占全部服務業投資的比重為18.8%,比去年同期提高1.5個百分點;對服務業投資增長的貢獻率為33.5%;1-11月份,高技術服務業投資增長15%,增速比全部服務業投資高4.9個百分點。 三是基礎設施投資增速加快。1-11月份,基礎設施投資126720億元,增長20.1%,增速比1-10月份和去年同期分別提高0.5和1.2個百分點;對全部投資增長的貢獻率為54.5%,拉動投資增長3.9個百分點。四是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速加快。2017年1-11月份,全國房地產開發投資同比名義增長7.5%,增速比上年同期高1個百分點。


工業企業利潤增速回升


1-11月份,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利潤總額同比增長21.9%,增速比1-10月份放緩1.4個百分點。其中國有控股企業實現利潤總額同比增長46.2%;集體企業實現利潤總額下降8.2%;股份制企業實現利潤總額增長23.9%;外商及港澳臺商投資企業實現利潤總額增長17.5%;私營企業實現利潤總額增長12.7%。


1-11月份,在41個工業大類行業中,39個行業利潤總額同比增加,2個行業減少。主要行業利潤情況如下:煤炭開采和洗選業利潤總額同比增長3.6倍,農副食品加工業增長5%,紡織業增長2.1%,石油加工、煉焦和核燃料加工業增長36%,化學原料和化學制品制造業增長36.7%,非金屬礦物制品業增長21.9%,黑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增長1.8倍,有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增長36.5%,通用設備制造業增長12.9%,專用設備制造業增長24.1%,汽車制造業增長6.1%,電氣機械和器材制造業增長7.1%,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增長20.4%,石油和天然氣開采業由同期虧損轉為盈利,電力、熱力生產和供應業利潤總額同比下降17.8%。


進出口快速增長,出口結構繼續優化


受國內外經濟增長加快帶動,2017年進出口總額快速增長,出口結構優化。按人民幣計價,1-11月份,進出口總額251369億元,同比增長15.6%。其中,出口138509億元,增長11.6%;進口112860億元,增長20.9%,實現貿易順差3759.8億美元。1-11月份,一般貿易進出口增長18.1%,占進出口總額的56.4%,比上年同期提高1.2個百分點。機電產品出口增長12.6%,占出口總額的58.1%,比上年同期提高0.5個百分點。


 就業形勢持續向好


2017年以來,我國國民經濟保持在合理區間平穩運行,轉方式、調結構、促改革效果明顯。在此背景下,全年就業形勢總體平穩,城鎮新增就業目標提前實現。根據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公布的數據,截止10月末,全國城鎮新增就業1191萬人,提前兩個月完成全年1100萬人的新增就業目標。1-10月份城鎮失業人員再就業471萬人,就業困難人員就業147萬人。11月份全國城鎮新增就業89萬人,綜合考慮城鎮勞動力市場季節性因素等影響,預計全年城鎮新增就業總規模超過1350萬人。失業統計方面,前三季度各期末城鎮登記失業率分別為3.97%、3.95%、3.95%,11月份,31個大型城市調查失業率為4.9%,連續9個月保持在5%以下的水平。


 財政收入繼續保持較高增速


(1)受經濟運行平穩向好、價格上漲、企業利潤回升等因素帶動,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改善。1-11月累計,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61748億元,同比增長8.4%。其中,中央一般公共預算收入77390億元,同比增長8.1%;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本級收入84358億元,同比增長8.7%。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中的稅收收入136072億元,同比增長11.2%;非稅收入25676億元,同比下降4.5%。


(2)受土地價格推動,政府性基金預算收入改善。1-11月累計,全國政府性基金預算收入49307億元,同比增長30.1%。分中央和地方看,中央政府性基金預算收入3457億元,同比增長4.9%;地方政府性基金預算本級收入45850億元,同比增長32.5%,其中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41390億元,同比增長35.3%。


 經濟增長L型背后諸多短周期因素對經濟增長產生不利影響


2017年經濟增長總體上保持L 型的一橫,尤其是前三季度GDP連續三個季度增長6.9%,前三季度經濟企穩回升的主要推動力來源于供給側改革、房地產復蘇以及國際經濟復蘇三個方面。但有些推動因素已經出現減弱跡象,2018年需要關注以下幾方面:


 固定資產投資增速仍有壓力


2017年1-11月份,全國固定資產投資(不含農戶)同比增長7.2%,連續8個月回落,增速比上年同期降低1.1個百分點。其中工業投資同比增長3.1%;制造業投資增長4.1%,兩者都低于全國固定資產投資。同期民間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名義增長5.7%,增速比上年同期提高2.6個百分點,但同樣出現連續8個月回落。


短期內房地產業對經濟增長的貢獻會降低


2016年以來,經濟回暖,從各項指標比較來看,房地產是這輪周期回升的主要推動力。2015年一季度至2017年二季度,第二產業GDP增長率與GDP累計增長率走勢平緩,第二產業GDP增長率低于GDP累計增長率大約0.6個百分點左右;房地產業的GDP增加值增速從2015年一季度開始從底部回升,2016年一季度大幅躍升至9.1%,超過GDP增速2.4個百分點,隨后增速下降,一直到2017年二季度與GDP增速之間的差距縮小至零,房地產業對GDP增速的推動消減。


未來房地產市場可能進入調整期。(1)二手房銷售價格增速回落。2017年一二三線城市房價增速在2017年出現不同程度回落,11月份一線城市二手房價格上漲2.9%,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27.8%。(2)商品房銷售面積增速回落。1-11月全國商品房銷售面積同比增速7.9%,比上年低16.4個百分點,已經處于2016年以來的最低點。(3)在房價增速下降的帶動下,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速未來也有下降壓力。1-11月房地產開發投資同比增長7.5%,比去年同期提高1個百分點,也出現了連續7個月回落。(4)土地購置面積仍處于周期性頂部,但不排除未來增速回落。和新開工面積當月同比增速受基數效應干擾漲跌互現,但地產需求降溫令兩者累計增速同步下滑。(5)2017年地方政府的賣地收入大幅增長,未來隨著土地購置面積和地價增速下降,地方政府的基金性收入增速也將下降。


工業生產增速也存在壓力


一是工業品出廠價格基本見頂,令庫存周期和工業企業利潤漲幅受到限制。庫存周期是上半年工業經濟回暖的主要驅動因素,但下半年隨著工業產品出廠價格漲幅回落,工業企業主營收入和利潤增速也受到壓制,產成品庫存在11月份增長9%,增速與10月份持平,產成品存貨增速在PPI增速回落的帶動下,未來工業產成品庫存也將有所回落。


二是環保限產力度加強,工業生產量價背離。今年以來,環保相關政策密集出臺,其中直接影響最大的是“2+26”城市工業企業采暖季錯峰生產。根據測算,預估限產政策在采暖季期間降低鋼材產量約4133-5089萬噸,其中2017年四季度降低1550-1903萬噸。2017年全年鋼材產量較未限產情形下降1.4%-1.6%;導致水泥產量下降7850萬左右,其中2017年四季度下降2944萬噸。2017年全年水泥較未限產情形下降1.2%左右;導致焦炭產量下降878-1305萬噸左右,其中2017年四季度下降439-645萬噸,2017年全年焦炭產量較未限產下降1%-1.5%。導致電解鋁產量下降58-106萬噸左右,其中2017年四季度下降22-38萬噸,2017年全年電解鋁產量較未限產情形小幅下降0.7%-1.2%。環保限產將導致2017年四季度當季PPI較未限產情形上升1.1-2.2個百分點,2017年全年較未限產情形上升0.2-0.4個百分點。


2018年經濟增長需要重點關注的問題


落實新時代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


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是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落實十九大精神的具體部署,圍繞推動高質量發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要求做好8項重點工作: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激發各類市場主體活力、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實施區域協調發展戰略、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加快建立多主體供應、多渠道保障、租購并舉的住房制度、加快推進生態文明建設。這八項重點工作的側重點集中于制度性供給,已經超越先前的“三去一降一補”,必須堅持在八項重點工作上謀求創新,才能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


貨幣條件收緊,M2將保持低速增長


2017年10月,M2同比增速僅為8.8%,盡管11月M2增速有所提升,但仍僅為9.1%的低位徘徊。


總體來看,M2作為一個曾經較全面的廣義貨幣總量指標,其代表性已今非昔比。從定義上看,M2指的是總存款;而在中國以銀行為主導的金融體系背景下,M2曾經被視為最具代表性的廣義貨幣供應量的指標。十幾年前,M2指標的“地位”無可厚非,因為當時商業銀行存款占據了85%的銀行總負債;但過去十幾年中,M2與銀行總負債之間的差距迅速擴大。M2在銀行總負債中的占比已經從2006年的85%左右下降到2017年的67%左右。同時,隨著居民和企業部門的儲蓄陸續分流到商業銀行存款以外的形式,M2增速和銀行總負債/資產的增速也出現了階段性的明顯分化。


 妥善應對美國減稅和美聯儲縮表加息


特朗普減稅進程已經取得新進展。最終修訂版將于本月內再獲兩院投票通過,并經總統簽署生效。減稅內容有以下三點:(1)在個人所得稅方面,眾議院版本將聯邦個人所得稅率從7檔簡化為4檔,最高聯邦個人所得稅率維持在39.6%不變;參議院版本仍維持聯邦個人所得稅率7檔,但最高聯邦個人所得稅率降至38.5%。(2)將企業所得稅從35%大幅降至21%。此外,對跨國企業目前為避稅而囤積在海外的2.6萬億美元利潤,只需一次性繳納14%便可合法匯回美國。(3)將目前的全球征稅體制轉變為屬地征稅體制,對海外子公司股息所得稅予以豁免。但同時,此次稅改針對跨國企業新增了20%的“執行稅”,以限制這些企業通過和美國以外分支機構的內部交易來避稅。


隨著美國經濟逐步復蘇,美聯儲連續多次加息,而且特朗普已經提名鮑威爾為新的聯儲主席,市場預期鮑威爾會溫和加息。市場預期2017年12月再次加息的概率增加,2018年將加息三到四次。由于縮表主要縮減美聯儲SOMA賬戶上的中長期國債、MBS(久期多為長期),推升長端利率,將導致美債期限利差走闊,收益率曲線趨陡,美債、黃金承壓,利好美元匯率。但是由于本次縮表為被動式、漸進式、可預測,且縮表上限相對美國現有的國債、MBS、機構債市場而言規模較小,對資產價格的影響整體有限。


如果美聯儲明年加息四次,到明年年底美聯儲的聯邦基準利率可能會在2.3%到2.4%這樣一個區間。反觀中國目前一年期的定存利率只有1.5%,因此隨著美聯儲加息,中美利差會出現倒掛。美元匯率對短期利率更為敏感,相比之下對長期利率的敏感度較低,且美元指數本質還是由美國與歐元區的經濟增速差以及貨幣政策預期差決定。


美國減稅可能引發其他國家的稅務競爭,美聯儲加息對世界名義利率有推高作用。2018年我國的宏觀政策必須對美國減稅、美聯儲縮表和加息以及其他國家可能跟隨減稅加息做出邊際調整和適應,做好利率、匯率、資本流動等貨幣政策應對預案。


 2018年經濟形勢預測


經濟增速略有回落,呈現前低后高態勢


2017年我國經濟總體上保持穩中向好態勢。2018年宏觀經濟走勢將圍繞供給側改革與保持經濟平穩運行的雙重目標而展開。受去產能、去泡沫、清理債務等因素影響,資金來源制約投資回升,經濟增長仍有下行壓力;物價方面須防止去產能力度過大導致收入下降,對經濟增長產生負面沖擊;房地產銷售已出現回落態勢,房地產投資回落的可能性加大。


 CPI基本平穩,PPI同比趨向正增長


從近期數據來看,2017年物價走勢更趨復雜。一是全球經濟增長復蘇,PPI具有上升動能,但以美國為首的發達經濟體對物價的監測高度警惕,美聯儲貨幣政策正常化,縮表和加息等貨幣政策對于物價漲幅具有控制作用。二是PPI同比正增長的時間延續之后可能傳導至CPI。三是中國加大去產能和環保檢查力度,供給側改革相關的重點任務對物價具有復雜的影響。一方面去產能、去杠桿、去庫存、降成本的推進在短期內制約經濟擴張,會降低居民收入增長預期,另一方面又會在供給側壓縮產品供給,在一定程度上會推動物價上升,這兩方面的作用分別影響CPI和PPI,最終PPI的變化又會傳導至CPI。


我們根據基準假設,結合模型計算,2017年第四季度CPI上漲1.7%左右,GDP增長6.7%左右,消費品零售增幅為10.4%左右,固定資產投資增幅7.7%左右;房地產投資增長8.0%;貨幣供應和信貸分別增長9.0%和13.0%左右。


預計2018年經濟增長6.7%,CPI上漲2.0%,PPI增長5.2%。


 2018年宏觀調控思路和對策建議


2017年前三季度形成了經濟增長L型平臺上的短周期上升,但GDP增長L型背后潛藏著諸多短周期因素,導致四季度和2018年經濟增長仍面臨下行壓力。2018年是十九大勝利召開后新時代的開端,應抓住時機,繼續堅持穩中求進的總基調,突出穩中有為。根據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進一步實施積極有效的財政政策和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創新宏觀調控方式方法,著重保持宏觀政策的連續性,在穩中求進的前提下,突出穩中有為,繼續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增強經濟發展的可持續性,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精準脫貧、污染防治三大攻堅戰,使經濟運行保持在合理區間,推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延續經濟穩中向好的局面。


 第一,精準平衡防風險與穩增長的關系


在看到我國經濟運行面臨諸多壓力的同時,也要看到我國經濟增速在國際上仍然是比較高的。當前的首要任務是保持經濟的平穩發展,避免出現大的波動。必須要把握好經濟增長與債務增長的平衡,提高經濟增長的可持續性。一方面,把防范失業風險作為經濟增長的底線,提高社會政策托底能力,適度調低經濟增長預期。另一方面,把防范債務風險作為債務增長的底線,同時加大政府債務“開正門”的力度,提高債務透明度,降低債務成本,增強政府債務的可持續性。其三,堅持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同時注意貨幣政策調控的靈活性。政策上,財政擴張的空間受債務約束,貨幣政策回歸中性,金融去杠桿的力度受房地產價格和投資穩增長的目標要求限制,需要在邊際上微調,精準平衡去杠桿和穩增長兩大目標,促進經濟持續穩中向好。


財政政策可以更好地體現結構性政策的作用。(1)保持適度赤字規模和財政赤字率。(2)依據五大發展理念和經濟轉型的目標要求,優化財政支出結構,重點支持民生、創新、綠色發展等領域,突出補短板的作用。(3)分類處理地方投融資平臺和地方債務置換,比如對于定位在收益性較低、公益性較高的領域、由政府百分之百出資的平臺,可以依靠地方政府債務置換或者政策性銀行貸款融資,也可以通過剝離清算等方式進行債務重組;對于從事收益性較高、公益性較低項目的平臺,可以先轉變為項目實體再改成股份制公司,也可以通過資產證券化完成項目的市場化。(4)加大人力資本投資,促進可持續的包容性增長。要對各年齡段的人們(特別是年輕人)進行投資。更好的教育、培訓和再培訓既可幫助勞動力市場根據長期經濟轉型進行調整(不僅是貿易部門,而是所有領域),又能提高生產率。投資人力資本有助于增加勞動力在收入分配中的比重。


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1)突出金融去杠桿和防范金融風險,保持信貸和社會融資總量合理增長,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促進多層次資本市場健康發展。(2)與積極的財政政策配合,保持利率位于適度水平,提供市場流動性,降低融資成本,同時通過結構性的信貸政策防止流動性過多產生資產泡沫,同時密切關注PPI上漲對CPI的影響。(3)結構性降低法定存款準備金率,推進精準扶貧和環境保護等結構性調整。(4)積極應對美聯儲加息縮表的影響,警惕加息和縮表預期對金融市場的干擾,加強資本管制,防范資本流出壓力。(5)繼續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探索監管的長效機制,加快培育經濟增長新動能,化解經濟潛在風險,增強經濟可持續發展的潛力。


 第二,保障住房供給,發展租賃市場,促進房地產的平穩發展


政策過于寬松導致的房地產市場的爆發式發展,除了將促使房地產價格的暴漲,價格趨于泡沫化,從而增加泡沫破滅風險外,還使房地產開發企業自有資金無法匹配資產,負債經營成為不得已,同時缺少資金的項目型開發企業也會混入市場,使房地產部門的杠桿率升高。同時,房地產市場的過快發展也會使房地產關聯行業企業和地方政府產生盲目樂觀預期,刺激他們通過舉債來擴大生產或者投資,從而促使其杠桿率不斷攀升。房地產市場的過快發展導致價格上漲,也會誘使更多的家庭加入到投資投機行列,部分家庭的杠桿率也會變得畸高。因此,房地產市場的發展一定要注重平穩,特別是到城鎮化后期,更需要謹慎。加快建立多主體供應、多渠道保障、租購并舉的住房制度是構建房地產平穩發展長效機制的重點。要發展住房租賃市場特別是長期租賃,保護租賃利益相關方合法權益,支持專業化、機構化住房租賃企業發展。完善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的長效機制,保持房地產市場調控政策連續性和穩定性,分清中央和地方事權,實行差別化調控。


 第三,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進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


要推進中國制造向中國創造轉變,中國速度向中國質量轉變,制造大國向制造強國轉變。深化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一是大力破除無效供給,把處置“僵尸企業”作為重要抓手,推動化解過剩產能;二是大力培育新動能,強化科技創新,推動傳統產業優化升級,培育一批具有創新能力的排頭兵企業,積極推進軍民融合深度發展;三是大力降低實體經濟成本,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繼續清理涉企收費,加大對亂收費的查處和整治力度,深化電力、石油天然氣、鐵路等行業改革,降低用能、物流成本。四是激發市場活力。一方面,要推動國有資本做強做優做大,完善國企國資改革方案。圍繞管資本為主加快轉變國有資產監管機構職能、改革國有資本授權經營體制、加強國有企業黨的領導和黨的建設、推動國有企業完善現代企業制度、健全公司法人治理結構等。另一方面,要支持民營企業發展,主要通過落實保護產權政策來實現。既依法甄別糾正社會反映強烈的產權糾紛案件,也破除歧視性限制和各種隱性障礙,加快構建親清新型政商關系,實現民間投資合理增長。


第四,實施鄉村振興,改善民生生態


十九大報告首次提出鄉村振興戰略,并強調“農業農村農民問題是關系國計民生的根本性問題,必須始終把解決好‘三農’問題作為全黨工作重中之重”。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清除阻礙要素下鄉各種障礙。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堅持質量興農、綠色興農,農業政策從增產導向轉向提質導向。深化糧食收儲制度改革,讓收儲價格更好反映市場供求,擴大輪作休耕制度試點。按照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總要求,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加快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


 第五,繼續推動四大戰略加大力度推進經濟結構升級


當前處于經濟轉型時期,經濟運行處于L型的新平臺,要激發經濟增長力,需要堅定不移推動四大戰略,以一帶一路倡議、京津冀協調發展、長江經濟帶、粵港澳灣區發展為抓手,從根本上破除區域性差異的約束、從全國產業結構和區域經濟布局的高度,采取有效措施協助這些地區淘汰落后產能、破除發展瓶頸、建立充滿活力的市場機制、增強政府服務功能,實現經濟區域和產業結構的躍遷升級。


 


(本文發表于《經濟參考報》,2017年12月29日。執筆人:財經院綜合部汪紅駒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