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政策咨詢 > 重點關注 > 文章詳情

姚博:加快發展服務業促進現代化經濟體系建設

發表于

當前,服務業占GDP的比重和對經濟發展的貢獻均超過第二產業,意味著我國經濟結構已經發生了巨大變化。在城鎮化水平提高、居民消費持續增加、制造業轉型升級的背景下,服務業呈現高速增長的態勢,而服務業占比不斷上升給現代化經濟體系建設帶來廣泛影響。


 服務業的供給與需求特征


      第一,服務業覆蓋面廣,內部差異明顯。服務業包含了除第一、二產業以外的所有行業,子行業差別較大。從生產來看,各行業的資本、技術和勞動力需求差異明顯,如通信、計算機、信息服務業是資本技術密集型行業,研發是技術和勞動密集型行業,居民服務業更多依靠勞動力投入。從需求側來看,有的行業面向企業提供中間性服務,有的面向居民提供生活性服務,還有的行業同時為居民和企業提供基礎性服務。從市場化程度來看,生產性服務業和居民性服務業競爭充分,生產效率較高,而公共服務業的市場化程度和生產效率較低。


第二,服務業生產鏈條短,中間投入少。雖然服務業生產需要投入大量固定資產投資,但其生產鏈條短,生產過程需要的中間投入品少,服務業的中間投入品中只有小部分是工業產品,所以服務業的總產出中包含的工業產品較少,服務業對工業的需求拉動作用有限。隨著服務業占比的提高,中間投入部門在國民經濟中的相對份額會下降。


 第三,多數服務無法儲存,不可運輸,需要在本地實時匹配。隨著信息技術的發展,一些生產性服務業開始通過服務外包、云計算等進行異地生產,但是大多數生活性服務業和公共服務業仍然要以面對面的形式提供服務,如交通運輸、旅游觀光、餐飲住宿等,都需要消費行為在特定空間內實現。服務業在區域內的均衡分布,不能采用工業產品大規模異地采購的方式來實現,由于無法利用庫存來調節生產,服務業的產能利用效率通常較低,服務業的生產難以集中,特別是體驗式服務,難以在單位時間內創造更多的供給。


第四,服務業效率提升速度總體緩慢。服務業不同的子行業效率提升速度差異較大,例如,通訊與信息領域的技術進步速度較快,企業生產效率容易提高,而居民服務或公共服務行業主要依靠勞動力投入,很難像工業那樣引進先進設備在短期內提高生產效率。服務業中的教育、設計、研發、金融等行業對其他行業產業鏈的擴張、人力資本提升、商業模式創新等發揮著重要作用,促進了其它行業的全要素生產率提高。


發展服務業對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影響


      第一,服務業的發展降低了投資增速,影響潛在增長率。由于近年來我國的服務業中高增長部分主要是資本密集度較低的生產性服務業和投資需求相對較小的批發零售業與金融業,服務業占比提升將降低我國經濟對投資的依賴程度。我國經濟高增長階段主要是依靠工業化帶來的投資高速增長,隨著服務業占比上升及其對投資的拉動作用下降,整體投資增速可能會逐步下滑,進而降低經濟潛在增速。


 第二,服務業穩步增長能夠平抑經濟波動。服務業占比提高將通過穩定消費、降低存貸比等途徑平抑經濟波動,存貨調整是引發經濟波動的主要原因,我國的工業增加值波動中有30%是來源于存貨調整,服務業占比提高,一方面可以降低存貨投資占GDP的比重,從而降低存貨波動對經濟運行的影響,另一方面,由于生產性服務業的發展,全社會流通效率提高,生產組織可以更加有效,從而降低存貨的絕對水平,進一步平抑經濟波動。


第三,發展服務業有利于增加就業,緩解就業的結構性矛盾。服務業對勞動力的需求強度和就業帶動效率高于制造業,我國第二產業億元GDP吸納就業大約990人,第三產業億元GDP吸納就業大約1300人,隨著GDP總量增加和服務業占比上升,我國GDP增長1個百分點所能夠吸納的服務業就業數量將逐年增長。


加快發展高質量服務業應該注意的問題


      服務業良好的發展態勢,對于推動我國現代化經濟體系建設具有重要意義。針對服務業發展對現代化經濟體系帶來的各方面影響,應該制定科學決策,穩定服務業增長實現經濟結構平穩轉換。


其一,當經濟增長主要依賴投資和工業擴張時,經濟增速可以達到很高的水平,但當服務業占GDP的比重不斷提高以后,投資和經濟增速回落不可避免。實質上近幾年來,北京、上海的經濟增速下降到較低水平,這也是其服務業占比大幅提升的必然結果。同時,第三產業對勞動力的吸納具有很好的效果,所以經濟增速下降,并不會帶來總體就業的結構沖擊。當前統計部門沒有開展對服務業運行情況的月度統計,而主要是從CPI、PPI中服務類的漲幅、服務業用電量等間接性指標來估測服務業的運行情況,由于服務業占比提升,工業增加值和月度經濟運行的相關性減弱,因此迫切需要服務業的運行數據,以便反饋服務業自身的運行狀況。


      其二,生產性服務業的發展,加速了新技術和新生產模式在產業中的滲透,對于提高第一、二產業的生產效率發揮了重要作用。成本上升是我國經濟運行面臨的主要困難,利用電子商務、物流、金融領域的創新與發展,可以大幅降低企業的運行成本,從而推動企業轉型升級。發展生活性服務業,在改善民生的同時,降低服務業價格上漲壓力,進而降低CPI上漲壓力。以服務業為重點,加快服務業對外開放,按照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的管理模式,著力推進金融、教育、醫療、文化、體育領域的對外開放。加快服務業對內開放,允許外資和國內民營資本進入,打破隱性壁壘,形成平等競爭的條件,釋放服務業經濟的發展活力。


(姚博,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