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政策咨詢 > 重點關注 > 文章詳情

馮明:預防和應對結構性通脹風險

發表于

今年春節之后出現了一輪較為普遍的漲價,大批企業在向上調整產品銷售價格。這其中既包括生產資料,例如紙板、輪胎、水泥、化肥、建材等;也包括大量的生活資料,例如食品飲料、啤酒、家電、生活用紙、快遞、旅游、航空服務等。


推動本輪漲價的因素又不僅僅局限于上游原材料的價格上漲,還包括更廣義的成本上升,例如勞動力成本、運輸成本、環保成本等等在過去一兩年時間里均出現了顯著上升。


除了經濟中普遍存在的上述成本推動型通脹壓力之外,今年還有幾類重點商品的價格存在較強的上漲風險,需要提早警惕、密切關注:一是國際石油價格,二是豬肉價格,三是一線城市的房租價格。


結構性通貨膨脹是當前及未來一段時期中國經濟面臨的一大風險點。今年春節之后出現了一輪較為普遍的漲價,大批企業在向上調整產品銷售價格。這其中既包括生產資料,例如紙板、輪胎、水泥、化肥、建材等;也包括大量的生活資料,例如食品飲料、啤酒、家電、生活用紙、快遞、旅游、航空服務等。


一方面,這輪漲價有一個典型特征——成本推動型。上游生產資料價格在2017年出現了較為普遍的上漲:螺紋鋼、無煙煤、線材、無縫鋼管、復合硅酸鹽等工業生產資料的價格全年累計上漲幅度了超過30%,紙漿價格累計上漲了29.6%,尿素價格累計上漲了24.7%,除此之外,農藥價格、飼料價格也均出現了不小的漲幅。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PPI)2016年初觸底后開始迅速反彈,到2017年2月同比增速攀升至7.8%的高位。盡管PPI在2017年第三季度之后已經有所回落,但是這一輪上游工業原材料價格上漲對中下游產業的成本和定價必然會形成不小的壓力。這種價格上漲由上游向中下游的傳導機制在今年春節以來已經明顯體現出來。


另一方面,推動本輪漲價的因素又不僅僅局限于上游原材料的價格上漲,還包括更廣義的成本上升,例如勞動力成本、運輸成本、環保成本等等在過去一兩年時間里均出現了顯著上升。換言之,這輪漲價潮的背后是企業綜合運營成本的抬升。以紙箱廠為例,不僅上游紙漿等原材料成本在上升,而且雇傭工人的成本、運輸成本、環保合規成本也在上升。這些綜合運營成本的上升會迫使紙箱廠家漲價,隨即進一步向更下游的包裝企業、物流快遞企業傳導,從而最終影響到千家萬戶的生活成本。


除了經濟中普遍存在的上述成本推動型通脹壓力之外,今年還有幾類重點商品的價格存在較強的上漲風險,需要提早警惕、密切關注:一是國際石油價格,二是豬肉價格,三是一線城市的房租價格。


國際石油價格從2014年6月開始經歷了一輪較為劇烈的下行周期。布倫特油價從115美元/桶的高位一路下跌至2016年1月的26美元/桶,跌幅達到77%。WTI油價也有相似的跌幅。2016年初之后國際油價開始止跌回升,目前布倫特油價位于68美元/桶附近,WTI油價位于65美元/桶附近,這一位置相對于2017年上半年50美元/桶的價格中樞高出約30%。頁巖油氣革命之后,世界石油市場格局發生了重大重塑。一個關鍵性的改變在于美國這一原來的石油進口大國已經基本實現自給自足,未來還有可能成為石油出口國。隨著美國在全球石油市場上身份的轉變,其對待國際石油價格升降的態度也在發生微妙變化。對于美國經濟整體而言,油價上升過去是負面沖擊,未來可能不再是壞事,甚至還可能變成好事。與此同時,美國對于維護中東地區地緣政治平衡穩定的態度也在發生扭轉。而一旦中東地區出現動蕩,干擾到石油生產和運輸,那么首當其沖的必然是中國;因為我國的石油對外依存度已經超過60%,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進口國。石油價格上升不僅會影響千家萬戶的汽車加油成本,而且還會推升公路、河運、海運、航空運輸以及眾多化工制造品的價格。分析模型顯示,我國CPI對國際石油價格的彈性約為0.019。這意味著,國際油價中樞從50美元/桶上升到65美元/桶對中國CPI的推升約為0.57個百分點。這并不是一個小數字,應當引起宏觀經濟管理部門的重視。


豬肉是大部分中國家庭的主要食用肉類,不僅在CPI籃子中所占的比重較高,而且會間接影響到其他相關食品和餐飲服務的價格。在過去兩年時間里,豬肉價格處于持續下行的態勢。在養殖利潤不斷削薄的情況下,生豬存欄量目前已跌至歷史低位。豬肉價格目前正在觸及本輪周期的底部,預計在今年第二或第三季度的某一個時點會止跌回升。在最新的CPI商品籃子中,豬肉所占的比重大約為2.5%。這意味著,如果豬肉價格上漲10%到20%,那么僅考慮直接效應就會導致CPI上升0.25到0.5個百分點。盡管隨著豬肉供給彈性的提高,近年來豬肉價格波動幅度整體上呈下降趨勢,但參考歷史經驗10%到20%的漲幅仍是可預料之內的情形。


最后來看一線城市的租房市場價格。在嚴密調控之下,一線城市房地產市場銷售價格快速上漲的勢頭目前已經得到了初步遏制。2017年底,一線城市新建住宅價格指數同比增速已經降低至0.7%,二手住宅價格指數的同比增速也降到了2.5%。不過我們在調研中發現,在住房銷售價格趨于穩定的同時,2018年春節之后一線城市住房租賃市場的價格出現了明顯抬升。過去幾年時間里積累的住房銷售價格漲幅向租房價格傳導的壓力不容忽視。以北京市為例,如果將2005年的二手住宅銷售價格和租金價格都標準化為100作為基準點,到2017年,二手住宅銷售價格已經上到了240,而與此同時計算在CPI之內的居住價格僅僅上漲到138。銷售價格與租金價格之間如此大的缺口是難以持續的,隨著時間的推移,房價的上漲必然會傳導到房租價格。對于剛剛大學畢業參加工作的外來年輕人口而言,租房成本將越來越成為其消費支出的大頭,住房負擔將出現顯著上升。這對城市社會活力和創新動力會帶來不容忽視的負面影響。以北京北四環沿線周邊60平方米的一居室或兩居室小戶型住宅為例,目前的市場平均租金約為每月5500-6500元左右。而根據薪酬網發布的《2017年北京地區畢業生薪酬調查報告》,985院校本科、碩士、博士應屆畢業生的平均起薪點分別為8426元/月、10979元/月、13509元/月,一般院校本科、碩士、博士應屆畢業生的平均起薪點分別為5273元/月、7127元/月、8858元/月。也就是說,即便是985院校的碩士畢業生,其在剛參加工作的第一年也需要將其收入的一半用于租房。現實中有大量的年輕人不得已而選擇合租,但即便如此,房租成本也占到其工資收入的三分之一左右。對于普通院校本科學歷的畢業生,房租占其工資收入的比重則要更高。


目前一線城市的“房價租金比”遠低于以余額寶為代表的貨幣市場基金的收益率。兩者之間存在巨大的套利空間,況且房產的流動性低于貨幣市場基金。理論上,如此大的套利空間是不可能長期維持的,兩者會逐漸趨于均衡。按照一線城市房價“既不過快上漲、又不下跌”的調控目標,對未來一線城市房價的合理預期或許應當是緩慢平穩上漲,同時也就意味著房租價格將存在至少1.6倍的上漲空間。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工資水平上漲跟不上房租上漲,那么外來年輕人口將難以承受不斷攀升的租房成本;而如果工資隨房租而大幅上漲,那么企業用工成本和城市整體的物價水平也必然水漲船高。


針對上述情形,我們提出四點政策建議:其一,加強石油等基礎能源品供給能力建設,密切關注俄羅斯、中東、非洲等地石油進口來源地的政治經濟形勢變動,確保能源供應安全。其二,提高豬肉等重點食品原材料的供給彈性,通過大數據、供應鏈金融等技術手段降低農產品市場價格波動。其三,大力加強一線城市住宅租賃市場建設,以多種途徑多管齊下確保住所有居,特別是要減輕新就業大學畢業生群體的住房負擔,為青年人創業創新打消后顧之憂。其四,緊密跟蹤監測人民幣對主要貨幣的匯率變動和跨境資金流動情況,防止內部通脹和外部匯率變動交叉影響,陷入惡性循環。


(作者單位: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




 


馮明,2014年獲得清華大學金融學博士學位(2010.8-2014.7),2010年獲得清華大學經濟學和法學本科雙學位(2006.8-2010.7)。2012-2013學年赴哈佛大學經濟系聯合培養,擔任訪問學者。2014年博士畢業后就職于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期間于2015.12-2016.12擔任甘肅省敦煌市轉渠口鎮黨委副書記。馮明博士同時還擔任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CCWE)研究員,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CF40)青年研究員。


馮明博士的研究方向為:宏觀經濟學、國際金融、貨幣財稅政策分析。著有《石油之眼:洞察中國與世界經濟新格局》,譯著《轉型與沖擊》(合譯)。曾在中英文核心期刊發表多篇學術論文,并為《人民日報》、《中國經濟網》、《清華金融評論》、《FT中文網》、《彭博商業周刊》、《新浪財經》、《澎湃》等媒體撰寫財經專欄文章。馮明博士于2009年通過國家司法考試,現持有國家法律職業資格證書。